网站地图加入收藏

新闻中心

· 当前位置:首页 - 浏览信息
韦迪:校园足球光靠足协不成 教育部门需配合

发布者:柏胜    发布日期:2011-04-27

  如果家底被掏空了,那这个家庭即将面临窘迫的经济环境也就毫不意外了。对中国足球来说,多少年来对青少年足球的忽视,同样将足球的家底挥霍得差不多了。好在,足管中心已经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,放下对男足冲出亚洲、女足回归世界一流的不切实际的幻想,从校园足球搞起,中国足球已经回归正道。

  谈现状 家长太看重成绩

  新京报:和前几年相比,我们现在的校园足球有什么突破吗?

  韦迪:从认识上来讲,有进步。我们是在2009年启动的校园足球相关活动,大家都知道少年强则国家强,如何培养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,这是社会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。

  新京报:在搞校园足球时,会遇到不少困难和阻力。

  韦迪:是的。我们现在面临两个比较特殊的社会现象,一个就是独生子女现象,他们成为家里唯一的宝贝,大家对这个宝贝的关注度和重视程度都非常高,所以在他们成长过程中无疑会带来一些新的社会问题;如果从正面角度来讲,家长是希望孩子成为社会的有用人才,首先是要接受完整、高质量的教育,因为社会现在竞争氛围很强,压力也不小,所以首先要确保学习。这种选择不应该责备,很正常。这样下来,孩子成长过程中就会留下缺失。

  新京报:踢足球对于孩子们的成长,能起到作用吗?

  韦迪:以足球为代表的这些体育项目,对于孩子的成长有着很特殊的作用。孩子从事这些项目,就要求他们要在一个团队中生存,这就会弥补现在独生子女在成长环境中的一些缺失。第二在参与体育活动时,必然要面对一个合作的问题,一个面对胜负的问题,这对孩子的成长肯定有好处。可是对于足球来讲,现在又面临一个特殊的阶段。前些年所出现的那些问题,给父母一种担心,担心踢了足球之后对孩子成长会有其他的不良影响,所以有些家长就让孩子远离足球。

  新京报:现在学业压力太大了,这也是很多孩子不选择体育和足球的原因之一。

  韦迪:我们应试教育确实存在一定的压力。家长为了让孩子升上大学,让孩子拿出更多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去,是家长的一个很自然的选择,不应该责备。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或者社会工作者来讲,既然面对了这样的社会环境,就应该更主动地去设计一些方法和手段,吸引孩子能够选择这个项目,所以在这方面,我们还是应该动动脑筋。有些学校的校长和老师,也不太愿意在学校开展足球活动。踢球,就可能挤占了学生们本来用于学习的时间,他们从学习的角度来讲,需要拿出更多时间来抓。

  新京报:现在的孩子家长和过去相比,也不一样了。

  韦迪:现在家长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,真的要是因为踢球受伤了,家长肯定要找学校,甚至会要求赔偿。这样的话,作为学校老师和校长(新京报:你也当过校长。韦迪:对啊,我也当过。)老是因为这类事件来找我的话,我干脆还是完成自己的教育工作就可以了。所以这就需要社会方方面面营造一个更宽松的环境,家长应该意识到通过恰当的这种身体活动,对孩子的成长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每天一个小时的体育活动,对于调整孩子学习后的脑力疲劳,是非常有效的。但是必须承认的是,孩子往往面对有兴趣的活动时控制力差,这就要求孩子们的组织者在有效的时间内,搞训练活动,时间一到立刻让孩子们去学习,我想这是可以做得到的。

  谈目标 派教练入校辅导

  新京报:体育工作者开展校园足球的思路,是不是也应该进行调整呢?

  韦迪:过去很多年,我们的体育更多都是为奥运会培养人才的需要来从事一些事情,从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提“发现苗子、培养人才”,这只是使用了足球若干功能中很小的一部分,足球应该具备更宽广的社会作用。今后,校园足球的主要作用是要使孩子们身心得到健康发展,而不再提“发现苗子、培养人才”。特别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,必须让孩子们踏踏实实地待在学校里。我们即将出台的俱乐部行业标准中规定了各个俱乐部要有四级梯队,其中包括U10年龄段的队伍。

  新京报:U10梯队的球员,刚好是小学生。

  韦迪:亚足联要求俱乐部球队要有四级梯队,我们必须跟国际接轨。但存在方式的问题,是我们必须解决的。足协规定,U10这支队伍,绝不允许俱乐部自己组织,提倡俱乐部和若干个小学合作,派专门的人到小学里去进行辅导,给予学校经费上的投入。用这种方式,让孩子们接受学校教育的同时,接受足球。

  新京报:现在的校园足球,很多地方都是个别学校搞得不错,但也有很多学校其实并不理想。

  韦迪:作为中国足协来讲,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。大家普遍认为足球是城市运动,随着中国城市化发展的进程,城市可用于踢足球的场地越来越少了。虽然在国家有关建设标准上也有规定,多大的社区必须要预留体育场地,但在具体落实上,确实也存在问题。

  新京报:在解决场地不足方面,足协有什么想法吗?

  韦迪:面对场地不足的情况,我们青少年足球发展计划中要引导性地每年发展100块场地。我们会拿出一笔经费,专门支持开展校园足球。有些校园场地不大,所以我们可以不开展大足球,我们可以开展五人制、三人制足球。

  新京报:在青少年比赛中涌现出的那些有天赋球员,足协是否考虑过应该如何做?

  韦迪:这就需要我们给那些有天赋的孩子一个可以提高的平台。把提高同体育系统相结合,但依然要坚持与教育相结合。通过业余训练,来解决提高的问题,那个时候的教练员水平更高了,也更专业化了,训练也更规范。校园足球一个主要的目的是普及足球,培养足球爱好者,并不是培养运动员。绝对不能再做选拔运动员、发现苗子那些事了。

  新京报:不发现苗子,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情?

  韦迪:中国足球和日本韩国比,还是差在文化上。不差在身体上,技术上也不差。我们每个个体拿出来都很像样,但一组到一块,就不那么灵。

  这里面有教练员的问题,也有球员领悟能力的不足,其实主要还是文化的问题。通过校园足球的推动,努力让足球成为孩子们成长中的伙伴,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,这才是校园足球真正的目的。据我了解,教育部门正在积极地推动校园足球。校园足球要是离开了教育,就是无本之木、死路一条。

  谈操作 光靠足协做不成

  新京报:足球从校园抓起,是不是也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杜绝青少年比赛的超龄现象?

  韦迪:说老实话,以大打小的出现,是我们体育界自身的事,和人家教育部门没关系。出现这种行为,无非是急功近利、功利主义和锦标主义在作怪。另外,这里也有我们组织者的责任。

  新京报:这也直接影响到了我们当年的选材。

  韦迪:为了尽快出成绩,我们的教练员过去喜欢选择那些人高马大的球员,而有些有天赋的孩子,就被忽略了。梅西如果是在中国这种环境下,不可能出得来。一上场,被人家一撞就是一个跟头,我们的教练员肯定会说,这个人不好用,直接就不用了。从管理层面来讲,要建立一个新的机制来引导大家比赛。

  新京报:什么比赛机制?

  韦迪:比如我们今年创立一个比赛方式就是打骨龄赛,这是一个短期有效的行为。其实这也是一个无奈中的办法,现在已经存在这种虚假年龄的问题,如果要想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,只有按照骨龄来区别,你什么发育情况,就打什么样的比赛。

  新京报:国家体育总局往青少年足球方面一年的投入大概多少?

  韦迪:我们今年推出三级青少年联赛,整体投入是1200万,其中就包括骨龄测试。光一个校园足球,就是4000多万专款,每年用于青少年发展这块,每年应该能够达到6000万。

  新京报:分到下面,恐怕也是杯水车薪?

  韦迪:没错,是这么回事。中国太大了,这个事光靠中国足协是做不动的。

  新京报:你怎么看校园足球的前景?

  韦迪:光靠足协努力是做不大的,只要有了教育部门的积极配合,有了家长认识上的调整,我对校园足球的发展还是比较乐观的。

  新京报:你也是孩子家长,你同意自己的孩子去踢球吗?

  韦迪:(沉默,三秒钟)这个我不好说(笑)。我家里是女孩……(笑)如果在前些年,我可能不会(让她去踢球)。现在来讲,最起码我不反对。孩子如果能够有组织地参与某种活动的话,没坏处。

返回

版权所有:广东柏胜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00-2017 柏胜企业 备案号:粤ICP备12063975号-5

  友情连接: 塑胶跑道厂家柏胜化工官网阿里巴巴诚信通
营销中心:广州市科学城彩频路11号B栋7楼(地图) 咨询热线:020-32068568 (非工作日或非上班时间可直接拨打区域负责人手机,详见“联系我们”)